妖孽重生——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小说 > 半个灵魂 > 妖孽重生 >
更多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夜黑天高杀人夜……漆黑的天幕下,有两道黑影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出了武林盟的驻地,而武林盟众人依旧各自守在岗位上,并未察觉。

  “大哥,你说月鸣会被他们关在何处?”聂筱夭用目光询问。

  苏倾遥仔细观察营地四周情况,有些地方明显是休息与议事之地,他一一排除,最后将目光聚焦与营西侧的三间临时搭起的帐篷。

  “往那边去看看。”神奇低声吩咐,而后一点脚尖离开,聂筱夭赶忙跟上。

  最左边的帐篷里正有一群武林盟的门人在喝酒吹牛,胡说些自己门派的八卦。

  苏倾遥带着聂筱夭绕过,往剩下的两顶帐篷靠近,却忽然听到其中一顶帐篷内传来不正常的喘息声,他们两目光对视,聂筱夭心下有些脸红,对着苏倾遥用眼神看了看另外一定帐篷。

  苏倾遥以匕首在帐篷上划开一道缝,刚好便瞧见其面蓬头垢面的封月鸣被绑在一根木桩扇,而他的对面,正坐着——段昭瑞。

  旁边有下人给段昭瑞递上一柄刀,“掌门,这就是他们魔道的江湖第一美男子,在下瞧着他也没有掌门您英俊潇洒嘛。”

  段昭瑞冷笑一声,“拍马屁。”

  “小的们哪儿敢啊,哪儿敢啊?”那人连忙打了自己两个嘴巴,“瞧我,他能跟掌门您相提并论吗?”

  段昭瑞显然并不受用他的话,只是拿着刀子向前,蹲在封月鸣的面前,“封少庄主,哦不,封庄主……你难道就这样不爱惜你的脸吗?江湖第一美男子啊……只要你答应带我进入万花宫,我保证你吃香喝辣,想要什么样的美女也都有,如果不答应嘛,可能你这张脸,就不保了……”

  “男儿生当有血有肉,谁有只在乎着脸皮!”封月鸣冷道,并不理会他的话。

  “你是不在乎,可万花宫的宫主未必不在乎,我可听说你是万花宫宫主的心头肉,他所有的侍君在遇到你之后可都是黯然失色。你说,如果我拿这个威胁她……”

  “你若威胁他,封月鸣自当咬舌自尽,也不会牵连万花宫众人。”

  “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热血的汉子……”段昭瑞冷笑一声,“可是万花宫的宫主在遇到利益的时候,也未必会在乎你吧。我们三四天前便发出了消息说你在我们的手里,可是万花宫连风吹草动都没有丝毫,想必,那个妖女根本不在乎你的死活。”

  “放屁!”聂筱夭忍不住开口道。

  “什么人?”所有人都往帐篷外看去。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苏倾遥在心底暗自数落聂筱夭,连忙将自己特制的烟雾弹往内一扔,然后拽着聂筱夭以轻功快速掠入帐中,将绑着的封月鸣的绳索以快刀割开,随即他单手一拉封月鸣,对身旁的聂筱夭喊道,“搭把手”

  聂筱夭理解,连忙以轻功迅速进来拉起封月鸣的另一只胳膊,两人擎着封月鸣,便往外飞去。

  浓烟消散,帐内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已听到营房外的马蹄声响。

  “不好,封月鸣不见了!”段昭瑞大喊着便冲出帐篷牵过一匹马向前追去。

  深夜的道路上连一丝星光也无。只可隐约听见马蹄声阵阵。

  终于在一座山岗的拐角处,段昭瑞仗着单人匹马,超过了那边的三人两骑。

  “你们是什么人?”他大声问道,“把封月鸣留下!”话音一落,手中的长剑已经出手,苏倾遥连忙伸手去挡。

  三匹马还杂并排快速前行,三两回合后,段昭瑞发觉另一匹马上的聂筱夭和浑身无力气的封月鸣似乎更好对付,于是改变了攻击方向。

  这是聂筱夭自从学武后第一次真刀真枪地跟人交战,看到那剑上森严的一丝冷光,他便早已下的哇哇大叫起来。

  焦急中,聂筱夭身上的夜行衣的黑色面罩脱落下来,露出了让黑夜也为之沉醉的一张面容,借着黑夜里朦胧的天光,段昭瑞心中一惊,伸出手的剑忽然掉落于地,“素素——”

  苏倾遥眉峰一拧,趁着段昭瑞神情恍惚的刹那,当机立断道,“你们先走,我来断后。”

  苏倾遥的话中,透出不容置疑的意味,聂筱夭犹豫地看了眼身后的段昭瑞,心中满是忐忑,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可是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机会见到,更是没有想到是这样一种兵刃相见的时刻,但是,此刻带着伤重的封月鸣离开这里才是首要的。

  “大哥,自己多加小心!”说完,聂筱夭马鞭一抽带着封月鸣快马离去。

  而失了兵器的段昭瑞顿时回过神来,“素素,你是不是素素?”

  苏倾遥拦住正欲往前追赶的段昭瑞,当着段昭瑞的面掀掉了自己的面罩,“段公子,好久不见了——”

  “苏公子?”段昭瑞醒悟过来眼前的情形,心中掠过一丝胆怯。,

  苏倾遥却并不乘人之危,“我们兄妹是什么人还老段公子继续费尽心思,不过封月鸣乃是我的结拜兄弟,我们也必须带走,……鄙人也不会乘人之危落井下石,所以段公子的性命,苏某并不会就此取了,日后有机会再见……”

  望着绝尘两骑渐渐远去,段昭瑞的心中满是说不出的苦涩,一个女人的插入,竟然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

  那个人真的是他日日夜夜心心念念的人吗?只是他为何连看都未看他一眼?他仿佛带着冰凌的目光冷冷扫过,在他的身上都未停留一秒,而当她的眸子接触到了封月鸣时则满是温润柔情。

  最最重要的,她与此时劫走封月鸣,分明是说他们之间是敌非友。

  他一定也是魔道上的人,所以才会跟封月鸣为伍,再回想他上次去往柳叶镇的情景,段昭瑞心里暗暗思量,素素应当时柳月山庄的人了。

  前方似乎时重要的迷雾,封月鸣睁着眼睛努力向前看去,却怎样也找不到方向,耳边似乎有人在叫他,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他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只知道醒来时日上三竿,阳光明晃晃地耀得人眼前瞬间有些失明,周围时熟悉又陌生的摆设,万花宫宫主的寝殿,他来过几次,想忘记,却又不舍的。

  他对筱夭还是不舍得,是真的不舍得。

  明明心里那样想要将他忘怀,可是在接触到他的目光的刹那,在脑海中偶尔闪现的刹那,他都会想起他,那样的刻骨铭心,死心相许……

  他忘不掉他,无论怎样挣扎,都是一个结果,他忘不了。

  “月鸣兄,你醒了?”苏倾遥端着一碗药过来,“这些日子月鸣兄受苦了。”

  “倾遥兄?”封月鸣显然对眼前的情形还是觉得有些诧异,“我为何不再自己的屋内?”

  苏倾遥笑笑,“宫主说在这里她照顾你比较方便,这一日一夜来他衣不解带地守着你在身边。”

  “她……”封月鸣一时到不知道说什么了。

  倒是苏倾遥先说到,“苏某知道月鸣兄在纠结什么,宫主时因为中了情蛊才会与慕护法发生关系的。”

  “情蛊?”封月鸣一惊,“是谁给她下的?”

  苏倾遥压下了因为情急做起的封月鸣,“总逃不过那些心心念念都是他的人,你不知道更好。”

  “那……是我错怪他了。”封月鸣道。

  苏倾遥但笑不语。

  此刻的大殿上,聂筱夭眉头紧皱,二殿下一众人匍匐于地,均是胆战心惊的模样。

  流云寨临阵反叛,归顺了武林盟,如今,因为熟知万花宫的地形以及百花谷的具体所在,武林盟众人正迅速网百花谷的方向而来,万花宫正面临着百年来最大的危机。

  “请宫主暂避九宫。”慕云霏忽然上前一步跪倒,建议。

  “宫主万万不可,大敌当前,宫主理应压阵百花谷,给宫中众人做个坚决抗敌的表率,百花谷乃万花宫百年基业,宫主万不可弃。”

  众人严重左右护法近日来争执颇多,均不敢多言,只待宫中裁决。

  慕云霏抬头去看聂筱夭,“宫中玉体为重,怎可以以身试验。”

  聂筱夭见他抬头时就赶忙扭头避开看向冉红叶。

  “请宫中下令百花谷人人戒备,开始迎战,而后命令九宫各少主发动数众来百花谷支援。”冉红叶见聂筱夭看向他,甚觉欣慰,心中虽然疑惑难道慕云霏的同心蛊并没有那么大的效用。

  聂筱夭点点头,“就依红叶所言,我亲自压阵迎战。”

  “宫中,这……”慕云霏见聂筱夭的样子心下暗自沉去,难道他发现了他对她下了同心蛊,甚至连目光都不敢与他接触。

  聂筱夭摆摆手,“都不用说了,我意已决,万花宫众人,有叛教投降者,杀无赦,有拒敌不利者,杀无赦,有危言耸听乱我军心者,杀无赦!0”

  慕云霏忽然顿住,眼前的宫中仿佛又回到了大病之前的,高高在上,让人只能仰望,他忽然觉得自己时那样的渺小,没错,在宫主的面前,他一直都是那样渺小的一个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他到底时什么时候意味宫主时可以与他比肩可以与他谈情说爱的?大病后,还是看到宫中与封月鸣在一起后?他不知道,他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他可以对所有人那么好,独独除了他……

  封月鸣再次睡醒已经时子夜时分了,寝殿内烛光盈盈点点,看的人犹如在幻境之中,他轻唤了两声,却不见有人过来,只得自己勉强起身。

  隔壁的书房内,聂筱夭正伏案而面,身下压着的时不断传来的情报。

  书案上一盏烛火刚好映在他的面庞上,白皙的皮肤在烛光下披上了一摸暖黄,那一层绒绒的光芒让他觉得心颤,他是这样美,这样没……他不知道为何,就是想要他在他的怀抱里,让他来保护她,让他来照顾她,可是,偏偏他又是最强的那个人。

  她来救他,他给与他保护。

  聂筱夭觉得脸上痒痒的,似乎有一丝清凉的濡湿的在他的唇瓣,他想抬手去揉,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人头。

  人头!

  她赶忙睁眼,却看到封月鸣被撞破心事般逃避的眼神。

  四目相对,他的内心开始灼烧起来。千言万语,他想告诉她的太多,可是此时却又统统说不出来,她也是一样的感觉,那些误会,那些里离去时的思念,甚至与他对她的心疼和怜惜,他都想告诉她,可是偏偏此刻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都知道了。”他说了这样一句,声音有些暗哑,大约时因为睡得时间太久。

  聂筱夭猛然间有些感动,他的神情,他的举动,他似乎正在陷入他的漩涡,他的那些无助和彷徨,他懂得,他知道他懂得,而他那里永远有那样的一个肩膀,让他可以依靠,供她在外面疲惫不堪的时候有一处可以修养生机。

  筱夭仰止不住内心的那些如同激流般的情感,猛地抬手搂住了封月鸣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唇,书房内烛火摇移,光影投射在门窗上,渐渐可以看到人影慢慢低落下去,低落下去。只能隐隐地听到笔墨掉落递上的声音。

  书房外,慕云霏握紧手中的战报,脚步蹒跚地离开。

  所有的一切,都凝成他心口的痛,压抑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他不能说不能做,只能不断地接受。

  五日后。

  因前方抵挡不利,武林盟人长枪直入,直逼百花谷而来,因为流云寨寨主亲自引领,数千武林盟人不到半日便突破了所有的结界机关潜入百花谷,但他们并没有想过,因为已经知悉流云寨的叛教行文,百花谷内的阵势并非一成不变,反而细节处发生了变化。

  外边看之不差,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如今武林盟众人自以为突破机关,却没有想到进入了更大的外围迷阵中。

  聂筱夭站在百花谷的级高点低头俯视进入迷阵的武林盟众人,他从未想过,会有那么多的生命因为他的一声令下啊而消亡。

  此刻的聂筱夭身着鲜红色的锦缎衣裙,上面一金丝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看着便觉得富丽堂皇,更觉得与生俱来的一种宫中的威严和大气。她轻轻地摩擦者手中的一盏夜光杯,晶莹剔透的翠绿色,在日光下仿佛也可以看见它碧透的成色,里面盛着血一样的葡萄美酒,摇移荡漾。

  众人都在等着聂筱夭的命令,在场的每个人都吧目光集中字啊这个世界绝食华美的女子身上,时间犹如静止,只看得到他微微抬起手臂,将葡萄酒送制唇边,轻轻一抿,那红色的葡萄酒粘在他的唇上,顿时使他变成嗜血的妖女。

  但见聂筱夭抬起一只手,纤指指向迷阵中,朱唇轻启,“进攻——”

  一道烟火划过夜空,迷阵中隐藏的的众人接到了信号,一阵冲天的杀喊升平地而起。

  武林盟的人一下子便乱了阵脚,原本身边的花花草草、树木湖水,亭台楼阁,忽然间全部变成了万花宫的人,他们仿佛无处不在,与他们毫无防备的地方之杀出来,顿时间,哀号四起,血水渐渐染红了万花宫外围的奇异花园。

  聂筱夭不忍再看,闭目转身靠在封月鸣的肩膀上,封月鸣抬手护住他的眼睛,低声安慰,“今日不杀他们,便会被他们所杀,我们也是无奈……”聂筱夭轻轻点头,却不回话,他知道,他大概永生越不会忘记这样的情景了,满眼的血红,似乎整个世界都蒙上了血色,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鲜血在身边肆虐。

  幸而,有他在身边。

  奇异花园中的武林盟众人因突如其来的攻击显得措手不及,待过了会儿,渐渐有人了悟,于是万花宫教众还未出现之时,便将身旁的花草重木统统砍伤,大大损耗了万花宫的元气。

  段昭瑞本来在人群中杀的不亦乐呼,却在交手的间隙忽然想起什么,他沉声一喝,“太行派的兄弟听令,如此下去我们损伤太重,顾先原路撤回我们进百花谷之前的地方,在做计议。”

  混战中的人们不断有人摆手撤退,武当崇山两派掌门也纷纷招呼自己的门人撤退,那些零散符合的小帮派更是连忙抱头鼠窜,不一会儿,他们已经撤出重围,万花宫众人不待去追,天空中已有一颗蓝色的烟花闪现,正式他们收兵的信号。

  “为什么不下追赶令?那些残兵剩勇应该剿灭干净才是。”慕云霏忽然冲上去来质问筱夭,筱夭不敢看他,于是侧身躲在封月鸣的一旁,目光直视地面,“那些并不是残兵,他们显然时有组织的撤退。”

  “宫中,你看着我!现在不是你心怀仁慈的时候,生死关头,对敌人理应赶尽杀绝。宫中,你还是那个杀伐果断的宫中吗?”慕云霏步步紧逼,抓住了聂筱夭的双肩。

  “不是,当然不是。”聂筱夭接触到了慕云霏的蛊惑,当时便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他才不是那个妖女,他是聂筱夭,他不能做到将那么多的生命随便如操蚂般舍弃,更不能做到随意主宰他人性命却自己云淡风轻的模样。

  幕府一凛,他没有想到宫中会这样回答,四下里众人皆在注视,他难免面上挂不住,正在这时,封月鸣抬手掰开他按在宫中肩头的双手道,“慕护法有些逾越了。”该死的,他看到他上前直视筱夭的眼睛时便觉得心中气闷,他居然还敢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不给筱夭面子,再看筱夭,衣服神志不清的模样,他心中立刻猜透了八成——筱夭的情蛊时慕云霏下的,难怪他看到的情景正式慕云霏和筱夭一起欢爱,想必筱夭正式受了这般蛊惑,完全不受自己心神的控制。

  慕云霏虽自知理亏,见封月鸣动手,却心中不忿。

  他并未有松手的意思,盯着宫中的眼睛道,“宫中若是不喜杀戮,将指挥权交给云霏,武林盟那些人再来,便有云霏来指挥迎战。”

  聂筱夭木讷地点点头,似乎并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却因为心底那丝信任完全答应。

  封月鸣一惊,但万花宫的政事他一个外人实在不好插手,正在无可奈何的时候,冉红叶浑身带血地进来,“红叶拜见宫主。”

  众人同时看向他,聂筱夭仿佛突然没有了支持,向后倒了一下,被封月鸣匆忙接住。

  冉红叶并没有觉察道屋内气氛异常,上前说道,“启禀宫主,武林盟众人见攻占不利,便撤退了,近日虽没有灭其主力,却也时武林盟遭受重创。”

  聂筱夭点点头,却木然醒悟刚才他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将指挥权交给了慕云霏,于是只好悻悻地红红叶说道,“明日指挥权有慕护法替我分担,如果有战况上细节的事,红叶你先于慕护法商量好了。”

  “什么?”冉红叶大惊,转过头去看慕云霏,正是一脸得意的模样,再扭头看看众位大臣,均是一副不知就里的模样,心中已然有了大概,他并没有想到慕云霏会借着同心蛊来要万花宫的指挥权,如今他若因为宫主变心得不到宫主,会做出什么事情啦呢。

  “慕云霏,你究竟想干什么?”大家离开后,冉红叶拦住慕云霏问道。

  慕云霏冷笑一声,答道:“既然你们都不信任我,那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得不到她,我总要得到些什么吧?你想要的可是这个答案?”他语气实在是带着一丝凄怅,让冉红叶没有办法怀疑他对万花宫的忠诚,却不得不对现在的情形倍感担心。

  第二日慕云霏亲自坐镇指挥,却等了一整天也未见武林盟进攻,派出去的摊子回报说,武林盟所有人沿着百花谷安营扎寨,住了下来,却不见进攻举动,慕云霏只道是武林盟之人惧怕了奇异花园的迷阵,并未在意。

  是夜,尚在子时,便有隐隐的浓烟想百花谷内涌来。

  百花谷内警民大作,聂筱夭和封月鸣从睡梦中被惊起,匆匆跑出寝殿看去,原来百花谷整个西面的天空,已然红光满天,熊熊的火焰,正将奇异花园的一草一木全部点燃。

  “走水了——”有教众不断奔走呼喊,大家一时间慌乱,一桶桶地往里泼水去不见火势减少。

  慕云霏站在大殿上信道不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武林盟的人会用火攻。

  太惨烈了——

  本来奇异花园最为万花宫的一道迷阵,其中随时隐藏着上百教众,他们或隐身在草木重中,或与花丛中栖息浅眠,因为长时间的训练,已经与周围景物融为一体,外人并看不出来分别,此刻奇异花园内火光冲天,里面还不断次传来凄厉的哀鸣和嚎叫,听得人心不由得揪紧。

  这时,聂筱夭已经急匆匆闯入大殿。

  “慕护法,究竟时怎么回事?”聂筱夭匆匆问道。

  “回宫主,武林盟的人用了火攻,整个奇异花园大约不保了。”

  “什么?”聂筱夭心中惊异,“奇异花园不是连着水源的吗,而且奇异花园到处符合奇门盾法,天一可升水,怎会被火烧着?”

  慕云霏低头,“武林盟与河边主营,在我们不知不觉间,切断了奇异花园的水源。”他百密一疏,怎么能料到对付还有这样一手。

  只可惜棋差一招,却要害万花宫在整场战斗中处于被动。

  聂筱夭更加不忍,那么多的人名,转眼间就没了,万花宫的教众们都那声声哀号,刺激着她的耳鼓,脉脉地敲动,让她无处可逃无处可躲。

  我不杀伯人,伯人却因我而死。

  那些人的牺牲,全都是因为她啊……

  聂筱天无比痛苦,她只觉得脑海中有一种尖锐的刺痛感越来越厉害,她渐渐忍受不住,身体也渐渐软了下来……

  幕云霏站在一边,束手束脚,全不能动。他与宫主共同连着心腹,所以她心中的痛苦欢乐他比常人更能感知。此刻,他只觉得那些钻心的刺痛传来,而这些都是因为他。

  他真没用,喜欢他,爱他,想要把她困在身边。

  可是他却不能保护她,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

  看着她此刻双手紧紧地揪着慕云霏的衣襟,即使已经完全无反应了,那双手还在不断地颤抖,劳牢地抓住,生怕失去了什么。

  除了她的那些疼痛,他的心里另有一些难过与疼痛渐渐传来。仿佛是一瞬间,他突然了悟她的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既然他爱她,为什么一定要拥有占有她?

  她是宫主啊,那高高在上的宫主,永远都可以用她最尊贵的眼神,冷眼旁观着世上诸多疾苦。他不应该奢望她的爱,更不应该为了那些爱而不择手段。他心中默默下了一个决定,没有告诉任何人,却无比坚定。

  他要守护她,真正地守护她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