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重生——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小说 > 半个灵魂 > 妖孽重生 >
更多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大哥,你好恶心啊……”聂筱夭道,“您在现代二十二,穿到这边五岁小孩儿的身上,如今也有二十了,二十二加十五,您老都已经三十七了,还少年呢?”

  “哼,你当人人都跟你这般好命啊。穿了就是堂堂万花宫的宫主,年龄不差,而且还成了江湖第一美女?”想想看自己悲惨的命运,苏倾遥更觉得聂筱夭的穿越简直是暴殄天物,“为啥人跟人就是这么的不一样啊。你看你,又有权,又有势,又漂亮……”

  “哎!”聂筱夭长叹一声,“别人不理解我也就算了,你还不理解我。生活啊,真无趣。果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啊。”

  苏倾遥摸了摸聂筱夭的头:“妹妹,放宽心吧。不就是感情问题吗?包在我身上了,我来帮你说服封月鸣。”

  “谁说我是因为他?”聂筱夭突然脸红。

  苏倾遥笑道:“要是别人,肯定得羡慕你的艳福,身边那么多绝色男人,哎,结果你还偏偏死心眼儿,让人说万花宫的宫主失忆前后相差太多。”

  接着又换了语气,冷哼道:“你是不是21世纪来的?”

  “21世纪也是有保守的人好吗?”聂筱夭撅嘴答。

  苏倾遥点点头:“好吧,好吧。那你自己慢慢追封月鸣,我不帮忙了。”

  “喂!”聂筱夭叫他,“你你你太不够意思了。”

  慕云霏正准备往自己的房间走,却听到宫主房内传来了拌嘴嬉闹的声音。仔细听去,原来是宫主和苏倾遥。他心中怅然,想来宫主是全然记不得她曾与他的那段情了。

  没错,他由万花宫的一个小小侍卫一步步走到如今护法的位置,与他的勇谋能力都分不开,可是他最初的目的只是让宫主能够注意到他啊。他还在很小的时候就意外地看到过当时的少主,那个长相娇美的玲珑女子,还只是个孩子的他就将她的模样印刻在了心里。于是他发奋努力,让自己不断变得优秀,变得强大。后来,终于,万花宫内的最严格的宫主贴身侍卫的考试,他拔得头筹,如愿以偿地呆在了宫主的身边。

  宫主的性情他从无过问,她喜好男色,宫内侍君不计其数。

  有一天宫主喝得大醉,让他陪她过夜。醉中的她说:“云霏,你真的不知道你长了一张让人心动的面庞吗?”

  那夜的宫主极尽妩媚,而他也努力地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生涩。

  宫主却笑:“云霏,我就喜欢你这种面上看起来冷得像冰,实际上却有一颗火热的心的样子。”

  从那以后,宫主每逢心情不好,总会去找他。她在他的怀里才能放轻松:“云霏,只有你能让我安心,让我不用再害怕,不用担心自己不被爱。”

  于是他更加衷心地替她、替整个万花宫卖命。

  她给了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荣誉,却也只能如此。

  她的心,究竟在哪里,他不知道?失忆前的她,他不知道。失忆后的她,他似乎知道,只是并不在自己这里。

  宫主已经变了,并不是那个需要他来寻找安全的宫主了。她的爱,似乎并不属于他了……

  只可惜他不能忘,他仍要守护在她的身边,保护着她。

  因为,这是职责,也是愿望。

  而聂筱夭的房间里,谈话还在继续。

  “封月鸣为什么突然回柳月山庄不与咱们一起来了?”聂筱夭忽然问苏倾遥。

  “这个……”苏倾遥面色突然一变,“我答应月鸣兄不告诉旁人了,你又何必问我?”

  聂筱夭气道:“苏倾遥,你还是不是穿来的了?你还是不是跟我一个年代长大的了?太不够意思了。”

  “主要是告诉你了,也于事无补。”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要叹道。

  “何出此言?”

  苏倾遥长叹一声,解释道:“月鸣兄被他父亲叫回去是因为封老庄主生命垂危。”

  “什么?生命垂危?”聂筱夭惊叫出来。

  “是,”苏倾遥点点头,接着说,“嵩山派偷袭柳月山庄,想要抢得武林盟中的头功。老庄主率柳月山庄众人拼死抵抗,暂时打退嵩山派的人,却不料他自己遭人暗算。飞鸽传书到万花宫的的时候据说老庄主只是拼了剩下的那一口气在等月鸣兄回去主持残局。因为嵩山派的人仍旧虎视眈眈准备随时进攻。”

  聂筱夭觉得诧异:“柳月山庄为何不向万花宫求救?我听碧由她们说以往柳月山庄遭受武林盟的攻击都会向万花宫求救的呀!”

  苏倾遥解释道:“可是你要知道以往柳月山庄向万花宫求救的交换条件是什么?你觊觎封月鸣这个江湖第一美男子那么久,怎可放过他?故而封月鸣之前一直留在百花谷做客人是人质一样的存在,直到你因为封月鸣练功走火入魔,柳月山庄彻底惹恼了万花宫。”顿了顿,苏倾遥又说,“找到我来替你治病就是柳月山庄在赎罪了。封老庄主想必一是不想再让儿子委身于你,二是也不好意思再向万花宫求救。”

  聂筱夭呆在那里,突然顿悟:“那不是我,是以前的万花宫宫主,你别拿我说事儿。”

  苏倾遥无奈地笑笑:“所有月鸣兄不能来陪你游山玩水,赶回去主持柳月山庄大局了。”

  聂筱夭气道:“这个时候你还笑得出来。封月鸣不是你朋友吗?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苏倾遥一脸无辜的样子:“我一个江湖郎中,能有什么办法。”

  她在屋内走走停停来回好几圈,突然停住:“回万花宫!回万花宫派人去柳月山庄增援。”

  “这……”苏倾遥道,“你得先跟慕护法说吧。”

  聂筱夭没有想到慕云霏会拒绝,而且态度还很坚决。

  “宫主,万花宫十八寨皆遭受武林盟的攻击,损失十分惨重,总舵尚且没有派出人力支援,若是去增援柳月山庄岂不是叫十八寨的兄弟心寒?”

  聂筱夭知道他说得在理,可是仍然不能不管不顾封月鸣,只好道:“柳月山庄是投奔万花宫的所有门派中最大的。万花宫若是不能庇护,岂非让江湖中人笑话?”

  “宫主,”慕云霏长叹一口气,“宫主究竟为的是儿女私情还是万花宫?”

  一句话让聂筱夭哑口无声,她气道:“我是宫主,我说现在我不要去降龙寨了,我要回万花宫,我要去柳月山庄!你敢违抗命令?”

  慕云霏更加生气:“身为护法,云霏不能任由宫主任性做事。此事云霏万万不能答应,当初出宫来降龙寨也是宫主自己要求的。”他心里波涛翻滚,明明知道身为护法并不应当如此口气对她说话,也明知道她所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可是他偏偏忍不住,他不能忍受她如此焦躁地要求回宫增援是因为她心中在意那个险些害死她的男人,那个她曾经大醉后口中叫嚷着的男人,那个她说外表寒冷,可是内心火热的男人……

  “你……”聂筱夭气急,发觉自己说不过去,转身拂袖离开。

  慕云霏跌坐在椅子上,神色痛苦。

  聂筱夭独自一人在屋内徘徊,心里无比凌乱。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她传过来是受气的吗?连自己心底里喜欢的人遇到困难都不能帮忙,那她当这么个“堂堂”万花宫宫主干啥呢?

  思前想后,她终于想出了一个不成办法的办法。

  既然慕云霏坚持万花宫不会增援柳月山庄,那她就亲自去柳月山庄。

  以她宫主之尊去柳月山庄试险,想必万花宫不会再无动于衷了,至少要派人去找她,保护她吧。

  既然想到了,聂筱夭就决定立刻行动。她将来时的行李粗略地收拾了一个包袱,戴上苏倾遥专门帮她做的带长长面纱的帽子,刚好可以挡住她如今绝世容颜的脸。她在屋内坐至三更,趁所有人都熟睡了之后,偷偷离开了房间。

  聂筱夭先走到后院,牵出慕云霏之前给她准备的那匹号称日行千里的白马,幸好,它认得她,乖乖得跟着她走了出来。她悄悄地打开了后门,刚转身打算去牵马的时候就撞上了一堵——胸膛。

  啊?曝光了?聂筱夭心下懊恼。

  谁知那人说道:“长夜漫漫,原来无心睡眠的不止我一个。”

  聂筱夭抬起头来,赫然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白天被她砸了脑袋的人。

  “深……深更半夜不睡觉,出来假扮王祖贤啊!”聂筱夭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但总算松了一口气,不是客栈内的人,也不少慕云霏。

  “王祖贤?王祖贤是谁?”段昭瑞一脸疑惑。

  聂筱夭随意摆了摆手,“说了你也不认识。你在这儿干吗呢?”

  “小生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心情烦躁,想要出来看看月色。”段昭瑞解释道。

  聂筱夭抬头往天上看了看,繁星满天,哪里有月色。心中烦躁,于是道:“这位公子,我要赶路,请让一让。”说着绕过段昭瑞,牵马出门。

  段昭瑞觉得诧异,夜已三更,她一个姑娘家,牵着马偷偷从后门出去说要赶路?连忙去牵了自己的马跟了上去,“姑娘,等一等,等一等。”

  降龙镇的夜色如水,安静得只听得到马蹄声一阵踢踏,而后便复归宁静。

  聂筱夭的马好,加上又心急,早已不管自己是不是吃得消。直到上了官道,聂筱夭停下看着多条路,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段昭瑞这才策马追上她:“姑娘,夜深人静,外面十分危险。姑娘这是要去何处?”段昭瑞问。

  聂筱夭见他跟上来,心中有些诧异,但好过她一个人在这里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于是答:“我要去柳月山庄——”突然间看到段昭瑞变了脸色,聂筱夭赶忙接上,“所在的柳叶镇。”

  段昭瑞本来听到她要去柳月山庄吓了一跳,还以为她是魔教的人。随即听她说到柳叶镇,于是放下心来。

  聂筱夭想到慕云霏说他们一伙人身份可疑的事情,于是撒了一个比较合适的谎:“我家在柳叶镇,我打算回家,可是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了。”

  “姑娘如果要回家大可等到天亮再走,为何三更半夜地疾马而出?”段昭瑞问。

  聂筱夭答道:“方才与哥哥吵架了,于是要回家请爹娘来主持公道。”

  段昭瑞心中觉得可笑,原来是兄妹拌嘴,却引得她要回家。那想必她一定是柳叶镇普通的居民了,于是好心道:“姑娘这样上路还是太危险了,姑娘不如等明日跟令兄长好好言语一番,和好了便没什么了。”

  “你告不告诉我该往哪边走?”聂筱夭忽然发起脾气,“不告诉我就别挡道,我非走不可。”

  “这……”段昭瑞看到她如此模样,仍旧不放心她这样上路。正在迟疑,就听得聂筱夭哭了起来:“你们所有人都欺负我,只不过看我是个女流之辈就如此欺负我……”

  段昭瑞哪儿见过这个阵势,女人的眼泪最容易打动人心,更何况还是如此美丽的女人。于是他指着一面道:“这边往东一直走,到了银叶镇后再往南便是柳叶镇。”

  “谢了!”聂筱夭忽然收起眼泪笑了出来,“我以后会报指路之恩的。”说完她纵马向前奔去。一直到走远了,段昭瑞仿佛还听到了她如银铃般的笑声伴随着马蹄的声响,在这夜色里回荡。

  段昭瑞抬头看了看天,繁星满天,哪里有月亮?

  段昭瑞骑着马慢吞吞往客栈走,心中满是对聂筱夭的担心。她一个年少美丽的女子独身一人上路,定然异常危险。于是还未到客栈,他心里的天平已经完全向聂筱夭倾去,于是调转马头,往银叶镇的方向追去。

  第二日清早。

  慕云霏直到吃过早饭,仍未见聂筱夭由房内出来,心中不由狐疑。

  苏倾遥因为起得较晚,此刻刚起床收拾好,走到桌前诧异道:“慕护法,宫主呢?”

  慕云霏冷脸道:“大约还在睡。”

  苏倾遥觉得不对劲:“不对啊,刚才我去她房内打算叫她一起来吃早饭,可是没人应门啊,我还以为她已经出来了。”

  慕云霏心道不好,猛的站起来往聂筱夭房内跑去,苏倾遥连忙跟上。

  房内果然空落落一个人都没有,她来时带的衣服和包裹都不见了,只有桌上留着一张纸,写着:“吾去也,勿牵念。”

  慕云霏握紧拳头,勿牵念,她一个女子这样走了,谁能不牵念。更何况她连去何处都没有告知。

  苏倾遥看着慕云霏手上的那张纸,先在心里鄙夷了一下聂筱夭竟然把毛笔字写得那么难看,继而连忙问:“慕护法可能想到宫主这是去了哪里?”

  慕云霏摇摇头:“想必宫主是因为昨晚跟我吵架了才愤然离去的。”

  “什么?吵架?你俩?”苏倾遥睁大眼睛,这事儿可真够奇的。

  “宫主要立刻回宫,派人支援柳月山庄,好帮助柳月山庄抵抗嵩山派。”慕云霏道。

  “你没答应?”苏倾遥大概理解为什么了,这傻丫头一定是担心封月鸣,结果没想到在属下这里竟然吃瘪,这会儿一定是自己想办法去帮封月鸣了。

  慕云霏点点头:“我晚没想到宫主会性情变这么多,竟然会负气出走,毫无理智。”

  苏倾遥心说她是21世纪的聂筱夭又不是这个时代的万花宫宫主,当然性情不一样。于是他想了想,说:“想必宫主是自己回万花宫了,准备自己回去直接下令去帮助柳月山庄。”

  慕云霏点点头:“我吩咐一下这里的掌柜,先不去降龙寨了。辛苦倾遥兄跟我一起快马回万花宫吧。”

  苏倾遥点点头,答应了。

  正在此时,楼下传来了喧闹的声音。

  “少爷——”

  “少爷,您藏哪去了?”

  “段公子,段公子——”

  慕云霏觉得事情有些奇怪,往楼下走去。“出什么事儿了?”慕云霏见到掌柜问道。

  掌柜的答道:“今日一早,他们发现他们少爷丢了。昨夜突然不见了。”随即冷哼道,“也不知道是真不见还是故意找事儿。”

  慕云霏心中的担心更甚:“吩咐大家查一查,看客栈里还有什么蛛丝马迹。”

  掌柜的连忙领命而去。

  过了会儿就有人来回报:“除了昨日慕云霏带来的那匹马不见了外,客栈里本来饲养的驿马也丢了一匹,想必是他们的少爷骑走了。”

  “什么?”慕云霏再不做停留,连忙奔去马棚牵了自己的马,飞奔出去。

  客栈内众人还未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就见苏倾遥也牵着马大摇大摆地出来。

  “苏公子可知发生了什么事儿?”掌柜的问道。

  “哦,慕护法担心宫主的安危,先赶回百花谷了。”苏倾遥答道,“至于他们嘛,让他们慢慢找吧,找不到了,他们也会离开吧。”苏倾遥心想,慕云霏一定是担心他们失踪的那个少爷是跟踪聂筱夭走了,为了筱夭的安全拼命追赶去了吧。哎,同为穿越人,那他也就表现得担心些,追去吧!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