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重生——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小说 > 半个灵魂 > 妖孽重生 >
更多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封月鸣刚走进宫主的寝殿,便听见宫主恼怒的声响:“不喝不喝,让我跟男人去做爱,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封月鸣心中诧异,因为无论他所了解的宫主,还是他曾经遭遇过的宫主,与这样的她简直是大相径庭。

  那边两个丫鬟仍在皱眉苦劝,封月鸣走上前去,从碧由的手里接过托盘,悄声说:“我来劝吧。”

  “封少主?”兰若和碧由都是一惊,随即想起冉护法的话。原来冉护法的办法是他!她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两人躬身道了个万福,齐齐退下。

  而聂筱夭还躲在被子里嚷着:“你们都出去,换谁来我也不喝。我要回家!回家!”

  “宫主的家难道不是百花谷?”被子外传来一声清亮的男声,是谁呢?聂筱夭揭开一点儿被子,赫然看见那个所谓江湖第一美男站在自己的床前。

  其实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她向来都觉得男人是讨厌的麻烦,可是很难得,眼前的俊美男子很难与那些麻烦联系起来。他更像是一缕清风,让她觉得也许只能感觉得到但摸不到。

  养眼啊,真是养眼啊!她从未觉得自己对哪个男生有这种感觉,那是一种奇怪的,看到他后就会突然失语,所有的话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的感觉。

  看见聂筱夭掀开被子的一角露出一双灵转的大眼睛,封月鸣蓦地心中柔软了一下。他用未端托盘的那只手掀起被子:“宫主,吃药了。”

  那一声吃药了,柔软温柔,引得她突然平静下来。

  随着被子被揭开,封月鸣隐约闻到一股暗香悠悠传来,引得他心中突然突突地跳动起来。以前他与宫主所在的距离比这近的也曾有过,可却从未如此时般让他心下不安。他觉得连手中的药都有些端不稳了,忙将托盘放在床头的置物柜上,扭头暗暗搓手。

  此时的聂筱夭只着一身中衣,深裾交错,明明保守得什么都看不到,但却让人可以感受到她削瘦的肩膀和高耸的酥胸。

  封月鸣的脸涨热起来,却又立刻自制住。他想起此来的目的,连忙端起药碗,送上前去:“请宫主喝药。”

  “啊?”聂筱夭的目光仍然停留在封月鸣俊俏的面庞上,她似乎是自然地微微张嘴,而封月鸣也以汤勺盛药,送入她的口中。

  不知不觉,一碗药将尽。

  而聂筱夭的目光仍锁定在封月鸣的身上。

  “宫主好好养病,封月鸣先告退了。”待到一碗药喝完,封月鸣急忙便要逃离现场。他实在受不了自己满脑子的遐想和那温香阵阵沁入鼻端。

  聂筱夭这是才回过心神:“什么?我居然把这药给喝了?”

  封月鸣看她柳眉倒竖,突然间睁大了双眼,满是不相信的样子,不由唇角沁出一丝微笑。不过很快就掩去了。他成年后很少笑,可是看到她面上迅速的变化还有一脸不可置信,就觉得好笑。

  聂筱夭暗自苦恼,就差以头撞墙了。怎么办啊,难道真的让她莫名其妙就失身给不认识不熟悉的人吗?突然她抬头看见站在床边因为她的模样失笑的封自鸣。

  要么,就他吧!

  尊严诚可贵,贞操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两者皆可抛!

  聂筱夭下了自己这辈子,不,这两辈子的最重大的一个决定!

  “你……明天……你……”可是这话让她怎么说得出来。

  封自鸣不知道她要说什么,早已恢复了惯常的冷漠样子:“宫主若没有事,那封自鸣先告退了。”他面上的严肃让聂筱夭的心渐渐冷却下来。

  人家并不买塔的面子唉,聂筱夭心中有些黯然。她讷然地点点头,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渐渐有些失神。

  “宫主,请选择一个吧!”兰若和碧由捧着放满雕漆绿头的牌子的托盘,不断地劝着聂筱夭。聂筱夭坐在万花堆中的宝座上,只是踟蹰。

  “那要么传卫先生或者易先生吧?”碧由问道。

  聂筱夭连忙摇头:“不要不要!”

  死,还是不死?这还真是问题。

  若是依照那个苏倾遥的话,自己如果不跟男子交欢,必定中阴毒而死。

  可是要她从这么多伺君里选一个的话,她又宁愿死掉好了。

  兰若和碧由面面相觑,然后露出了会心的一笑。

  “宫主,您放心,交给我们好了。”兰若说道,然后牵着碧由的袖子就出了大殿。

  “你有什么主意了?”碧由问。

  “昨天咱们宫主还不吃药呢,最后不是也吃了?”兰若点着碧由的脑袋说,“重要的是人,是那个人。”

  那个人?碧由有些担心地问:“上次宫主练功走火入魔就是因为封少主,这次,如果他不就范怎么办?”

  “傻瓜,咱们不会替宫主想办法吗?”兰若有戳了碧由的脑袋一下,“走,跟我先去百丹殿拿药,然后去厨房。”

  “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必有仍是没有反应过来,却已经被兰若拉扯着向前走去。

  “苏兄,请!”封月鸣端起桌上水酒,与苏倾遥远碰了一杯,然后仰头喝下。

  苏倾遥端着酒,满面黑线。苏兄,怎么听着那么像酥胸啊?

  他将酒放在鼻边嗅了一下,而后微微色变。渐渐地,他似乎是想明白了,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封兄客气了,小弟午时服了丹药,此时不宜进酒。”

  封月鸣突然间也满面黑线,封兄,为啥听着那么像丰胸呢?

  今天苏倾遥本来自己无所事事,刚好瞧见封月鸣被卫游和易缘刁难,于是解了围邀封自鸣来一同晚餐。百花谷内风景虽好,可是处处都透露着宫主的个人喜好,让他觉得有些诧异,因为这些东西跟自己昨日所见之人,完全是两种风格。

  “苏……倾遥兄,还是请不要叫我封兄了。”

  “同样,也请不要叫我苏兄。”苏倾遥不客气地回嘴。

  他刚才端酒起来时,好巧不巧,闻到了酒水中被加了料的味道。先是诧异,继而辨别出来是什么东西,才知晓是有人惦记着对面这位兄台了。

  封自鸣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既然倾遥兄无此性,那小弟就自斟自饮了。”

  “请——”苏倾遥摇着他的招牌扇子,眼睛却开始四下搜寻。角落里的花丛中透过一蓝一绿两抹颜色,他立刻就猜到是谁了。

  封自鸣才饮两三杯,便觉得今日酒劲儿太大,他这会儿竟有些上头。

  待到眼前的封自鸣渐渐趴倒在桌子上,苏倾遥扬声喊道:“出来吧,他已经倒了。”

  兰若和碧由诺诺走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多谢苏大夫刚才并未道破。”

  苏倾遥摇了摇扇子答:“我只是对我的病人负责而已。”末了,他忍不住心里的那丝疑惑,于是又问,“这下药是宫主的意思,还是两位姐姐的意思?”

  两个丫鬟连忙低头:“是我们的意思,宫主并不知情。”

  苏倾遥点点头,上前拉起封自鸣的胳膊好了一下脉,然后点点头道:“我这里还有一味药,你们过一个时辰给他喂下。”说着他从袖兜里摸出一个碧绿色的小瓶,“只给他服一粒,然后给宫主服一粒。这个可是会让宫主和封少主快乐不少……剩下两粒嘛,送给姐姐们了。”

  两个丫鬟听他一说,自然已知这是什么药。待听到最后一句,不由更加窘迫。

  却见苏倾遥摇着扇子哈哈离去,举手投足又是风流不羁的神态。真是迷人啊……

  轻薄的纱帐袅袅飘动,浴室内的香雾慢慢腾起。趁着满室的花朵,眼前的所有一切都仿佛浸在粉色的朦胧里。聂筱夭被伺女们由飘满花瓣的浴池内扶起,不由有些害羞。如此赤裸地暴露在如此多同性面前,不禁让人觉得有些赧然。

  有伺女上前为她将全身涂过花露,而后开始穿戴衣物。也许是因为离晚上越来越近,聂筱夭身上渐渐发冷。明明是雾气蒸腾的浴室,却觉得寒冷彻骨。

  兰若上前给她送上一枚朱红如血的药丸:“宫主,这是苏先生给您调配的药。”

  聂筱夭不疑有它,直接吞了那颗药丸。果然渐渐腹内有一丝热气涌动。

  如果不与男人交欢会死的吧?那就死了好了……聂筱夭暗暗想着,口中吩咐道:“扶我回寝宫睡觉。”

  “是!”兰若和碧由再不提伺君之事,让聂筱夭十分诧异,却也没有多问。

  “宫主,我们先下去了。”兰若和碧由将聂筱夭送至寝室内,弓腰告退。

  聂筱夭点点头,自己往床铺走去。

  浑身都好冰冷,可是只有腰腹一处炽热如铁,脑海中犹如爆炸一般,似乎是漫天的烟花在脑中炸开。眼前也是朦胧一片,看不清景物,只辨得那红烛发出的光芒微微摇曳。

  她摸上床,脑海中默念,也许可以回现代了,也许可以回现代了……只是为什要用这么痛苦的方式?很奇异的,床上有一片温暖在等着她。越靠近,越温暖。聂筱夭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样摸向那温暖。

  也许真的是梦吧,紧紧地抱着,汲取每一丝温暖。

  渐渐地,聂筱夭醒悟到这是一个人的躯体,更准确地说,这是一个男人的躯体。

  男人!她脑海中陡然清醒一下,引得视线也几乎清亮了一些。那巨大的温暖竟然是封月鸣。聂筱夭不知为何,心中猛地抖了一下,却又希望这就是个梦,不要醒来。

  或者,醒来也可以,只是醒来的时候,她在公元2008年,而不是现在这个连历史年代都没有的异世界。

  封月鸣的身体先意志醒来,灼烧的热量让他想要更加贴近那丝冰冷。那股幽香既熟悉又陌生,今夕何夕,他渐渐不知,只能随着本能,渐渐将怀中的冰冷搂住,而后翻转身体,将冰冷控制在身体之下。

  手,渐渐地剥开了阻隔在两人间的衣裳,软玉温香,春宵帐暖,香汗淋漓。那一刻,似乎真的只是梦,没有人想要醒来或者愿意醒来。所有的激烈,所有的火花,都遥遥飘扬在天际,似乎抓不到,有似乎诱人深入。

  直到最后,如幻似雾般的粉色床帐随风摇摆,而内里的人,却已陷入了更为久远的梦境。

  这夜,原来如此漫长。

  封自鸣醒来时只觉得浑身疲惫,睁开眼睛却瞧见与自己寝室内完全不同的装扮,那粉色的雾帘让他觉得似乎是幻觉,而渐渐沁入鼻息内的幽香,又告诉他,这是真的。

  昨晚的记忆渐渐回溯到他的脑海,即使神志不清,他也清楚地记得指尖下那如凝脂般的皮肤,她的不适应和害怕,她气息紊乱的娇喘,她的羞涩和生疏,甚至,还有自己的激烈。

  该死!他不由低低诅咒一番,继而明白自己是遭了她人的道儿。

  他本以为失忆后的宫主跟之前的那个不一样了,想不到竟然比以前更加卑劣。从前,即使她清楚地让人知道她的放荡,她的淫乱,可是偏偏不勉强他这种不是心甘情愿去服伺她的人。可如今,他想不到外表看似突然变得单纯善良的她,竟然会使出这种手段和自己……

  一丝愤怒涌上了他的脑海,不甘和怨忿充斥着他的大脑。

  他掀开身上胡乱搭着的锦被,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就想离去。刚系上中衣的窄带,却扫见聂筱夭半裸在外的莹白肌肤。心中的瘙痒郁甚,被他硬生生压了下去。

  终于还是不能硬下心肠,他倾身上前去给聂筱夭将被子盖上。才掖好被角。就瞧见聂筱夭睁着圆圆的杏眼看着他。眼珠在眼眶内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在醒悟过来与他直视后,立刻匆忙地闭上了。

  她的脸颊倏地涌上一股红潮,因为紧张,眼睫毛还在不断地颤抖。封月鸣看着她因为气息不稳不断翕动的鼻翼,似乎是情不自禁,轻轻地吻在了她的眼皮上。在醒悟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后,他匆忙起身。心中暗自责备自己。难道是药效还没有过去,竟然做了这样没品的事情。

  聂筱夭睁开了眼睛盯着他,似乎是不敢相信,也似乎是满心欢喜。

  她嘴角沁出一丝美丽的笑容,对封月鸣小声说道:“谢谢你……”继而脸色越来越红,让封月鸣根本无法想象就是这个人,竟然对自己下药。

  他有些手忙脚乱,随意地抓起外衫,匆匆地跑了出去。

  刚出门便撞上兰若和碧由捧着洗漱器皿,她们微微对他福了个身,便与他擦肩而过了。

  看着封月鸣混乱的脚步,两个丫鬟对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

  进屋时正看见聂筱夭坐在床边发呆,本来一张白净的面庞,此刻竟是红云密布,兰若上前问道:“宫主,夙愿得偿,可曾满意?”

  “夙愿?”聂筱夭满面不解。

  兰若笑着说:“宫主以前可就是对封少主青睐有加啊……只是……”

  “只是什么?”聂筱夭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异样,“封少主他?”

  碧由从旁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所有的人都给您青眼,独独那个人……”

  “给我白眼?”聂筱夭更加奇怪,“那他,那他昨夜为何答应的?”答案似乎呼之欲出,让她太想知道也太磨练她的意志,聂筱夭颇等不及地脱口而出心中的疑问。她只是觉得、知道,这个答案对她是很是重要。

  “昨天……是奴婢们给封少主下了*****。”碧由老实交代。

  咚!心里好像有巨石落下,砸在心口生疼生疼。原来他竟是不情不愿的,原来自己得到他的手段竟是如此的下三滥。

  看到宫主突然间暗沉的脸色,两个丫鬟不由噤了声。兰若拉了拉碧由的袖子,使了个眼色。碧由赶忙说道:“其实封少主只是不好意思,不想乘人之危。宫主请勿担心,封少主对宫主还是有心的。”

  聂筱夭心里更加阴霾,他对宫主是有心的,那对她呢?

  “你们出去吧……”聂筱夭扫了眼两个丫鬟手中的梳洗器皿,“我好累,再睡会儿。”

  她是真的好累,不止身体累,连心亦是累的。要想的事情太多,却总找不到头绪。但是只是隐隐知道,自己的命运,也许要与那个男人纠葛在一起了。

  “唉……”聂筱夭躺在床上,脑海中浮现的竟都是封月鸣的面庞。

  昨晚的景象渐渐印入脑海中,本以为是梦,可以在梦中无限放纵,却不想那是现实,活生生的现实。她渐渐蜷缩成一团,身体因为那所谓白仙草的余毒仍有些冷,可是此时再没有昨夜那温暖紧紧地搂着她。

  她将头紧紧抵在枕上,似乎还能回忆起那有些血腥的味道。

  而兰若和碧由却没有动,只是知心地问道:“宫主是否需要沐浴?洗一个热水澡可以缓解疲劳。”

  是吗?聂筱夭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判断能力。待到她清醒过来时,正在被兰若和碧有往身上涂着药膏。胸前手臂,但凡她肉眼所能目及的地方皆是青紫一片。

  痛并甜蜜。

  而此时,封月鸣正在躲避卫游和易缘的围攻。

  他刚一走到鸣鹤轩就被卫游和易缘拦住,他们一左一右袭向他,同时出招将他由腋下架起后问:“老实交代,这一夜你去哪儿了?竟然彻夜未归,说,你想对万花宫做什么?”

  封自鸣向来与他们俩都从不轻易出手,但是今天情况特殊,他正有一腔莫名其妙的怒火无处发泄,他们俩这样的询问简直已经让他怒火中烧了。其实连他自己都觉得为何今天他这样轻易就被他们挑动了情绪,竟然动怒了。

  封月鸣突然躲开两人辖制,抽出了腰间的软剑。剑由隔挡到进攻,三个人战得不亦乐乎。尤其是易缘,封月鸣从未想过他状似女性的外表下竟还带着这样一身绝世武功。并不知深浅。

  正在三个人战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道黄色的暗器向三人中间飞来。黄色的球状体在三人中间突然爆炸,一阵烟雾弥漫。封月鸣突然感觉袖子被人一拽,就脱离了那看不清楚的雾圈。

  原来是苏倾遥。他一直将封月鸣拉到了苏叶庭才邪魅一笑:“月鸣兄今日颇不冷静啊……”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