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夏凉——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小说 > 何所夏凉 >
更多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二十一、碧海年年(下)

落地窗外天色昏沉,法国的天气不比英国,今天却也一片烟雨蒙蒙,潮湿的雨气渲染得整个城市朦胧阴冷,凉风吹进来,窗边的青白色纱幔高高扬起。

安桀是被冻醒的,爬下床关窗户,从前天开始一直在发低烧,右手腕不知为何也疼得厉害,吃了很多药一点用都没有。伸手拿进窗台上被雨淋得有些冰凉的鹅卵石,关窗时看到电线上竟然停了一排小鸟。

“下雨怎么不回家?”安桀突然被自己的幼稚想法击倒,却无来由出了神。

昨天朋友来看她,开着车带她去医院,她昏昏沉沉地不知道说了什么,身边的人突然在流泪,车子停在了路边,那一天她的朋友说,“安,就算我死了,我也会陪着你,你不是一个人,永远不会是一个人。”

安桀静静低着头,她不悲伤,真的,她不哭不闹,她平淡谨慎地生活,饿了会吃东西,痛了会去看医生……她那么乖巧,从不惹事,她总是会想帮妈妈按摩酸痛的后颈或者跑到楼上帮她拿出门忘记的外套;她总是努力表现,希望可以得到父亲一点点的赞许……为什么这么听话的孩子他们可以这样轻易说不要就不要……

那天,医生要求她住院三天,安桀爬下检查台,低了低头,拒绝了,她没有那么多的钱。

傍晚的时候朋友送她到学校,克里斯汀被勒令退学后一直在城郊的一家超市工作,上的是晚班,所以没多作停留道了安便驱车走了。

安桀目送她离开,就在那个时候,看见远远的地方,有一道身影,安桀的心一跳,灰蒙的细雨中她不敢确定是不是看错了,模糊的轮廓是陌生的,又有些记忆,然后她看到那道身影转进了旁边的停车场。

应该是看错了吧……

安桀回到宿舍,吃了些止痛药就上床睡了,睡着后痛楚会弱一点。

安桀转醒的时候,入眼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天花板,以及有些刺目的日光灯,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安桀?”许晨从旁边的坐椅上跳起来,“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看着面前的人,意识慢慢回笼,朝四周望了眼知道是在医院,“我怎么了?”

“你晕倒了。”许晨停了两秒,“还有,你知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安桀微怔,“怀孕?”

说到这里,许晨的眉头拧了起来,有些困难的开口,“是宫外孕。”

“……什么意思?”

许晨看着床上面色惨白的女人,有些不忍,“没事的,安桀,真的,这种症状算是挺常见的,真没事的。”

安桀不自觉指甲深扣进手心,轻声开口,“许晨,我想出院。”

“不行,你现在需要留院观察,如果内出血会很危险的……”说到这里想起一事,“安桀,你老公应该马上就过来了。

安桀愣了愣。许晨解释,“刚才你手机响起,我接了。”

席郗辰走进病房的时候,安桀正握着玻璃杯喝着水,看到来人不由低了低头。

而坐在沙发上的许晨可以说是非常之惊讶的,这人不就是刚才在餐厅里跟明星吃饭的那个人吗?她看到这个神情深敛平静的男人走到床边,然后双手撑到床沿,俯下身轻轻地吻了床上人的额头。

安桀感觉到碰触到她手臂的手指冰冰凉凉的,还有些颤抖……

轻轻敛下睫毛,“郗辰,我好像梦到你了。”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被单下,安桀被冷地一跳。

“冷吗?”他问,声音轻轻柔柔的。

“……恩。”她一直没敢看他的眼睛。

许晨识相地退出病房,老实说她有些糊涂。这个男人一方面明目张胆地跟人吃饭,另一方面似乎又挺紧张自己的太太;而安桀,一方面对自己的老公好像跟陌生人一样,比如在餐厅的时候,另一面又不觉得是在冷战……真是看不懂。更看不懂的是安桀的老公究竟是好男人还是左右逢源的花心大少?

病房里只剩两人。

席郗辰伸手覆盖住安桀的眼睛,颤抖地吻她的唇,“梦到我什么?恩?”他说一句,轻吻一下。

“梦到你在法国……”

“然后呢?”

“然后,你走开了。”

“是么?”

安桀闭上眼,艰涩开口,“郗辰,我是不是一定要开刀拿到这个不可能活的孩子?”

她感觉到有水滴在脸颊上……

安桀微愣,伸手想要触摸上面的人,席郗辰抓住她的手,语调低哑含笑,“做什么?”

“你……”

“安桀。”他温柔地唤了她一声,“我只是……”

这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只是侧头埋进了她的颈项,很多年以后安桀都清晰地记得当时席郗辰流泪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