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其外美食家——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小说 > 席绢 > 金玉其外美食家 >
更多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现在是清晨四点。向来睡眠质量好到一觉到天明的人,意外的竟在这个时间醒来。明明睡得很沉的,却突然就睁开眼,然后就失眠了。金郁骐为此感到有些疑惑,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等不到周公来拜访,只好起身了。

走到浴室以温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还有些瘀青的小白脸,喃喃道:

“白天摔得那么惨,再加上失眠,明天气色会很难看的啊……”要不要去弄一片面膜来保养一下?他在心底想着要怎么把剩下来的夜色给耗完。

他喜欢夜生活,却不喜欢安静得像是连呼吸都要停止的寂夜。就像现在这样。所以,还不等大脑下指令,他便将每一盏灯点亮;当房间里的灯都亮了之后,他往房门外走去。

二楼的格局很简单、他的房门外布置成一处起居室,房间对面是书房,书房左边的小房间是做了隔音的琴房,而书房右边则是健身房。整个二楼是属于他私人的活动范围,而一楼以及三楼则是奉娴赵嫂他们的房间和客房,平常没事的话,奉娴他们不会轻易上来二楼,除非他邀请。所以当他打开起居室的灯,却发现落地窗那边静静坐着一个人时,吓了好大一跳,整个人很没形象的连连退了好几步,差点被沙发椅背给绊了个倒栽葱,幸好他的下盘还算稳,及时阻止了这个悲剧发生。

“……你你……Fly!你怎么一个人坐在那里也不开灯!”金郁骐无力的伸手指责。

“吓到了?”赵飞青嘴里咬着一支没有点燃的烟,嘲儿子咧嘴笑。

“抱歉啊。”一点诚意也没有的说道。

金郁骐叹了口气,看着她咬着烟的样子,想了想,问道:“又找不到打火机了?”

“啊。”将嘴里的烟从左嘴角挪移到右嘴角,应得懒懒地。

“抱歉,你知道我不抽烟的,所以二楼没有打火机。”虽然金郁骐个人不抽烟,但他并不会因为自己不抽,就不允许别人在他面前吞云吐雾。

他问:“我下楼去拿点桂圆茶上来。要不要我帮你带个打火机?厨房应该有。”

“……不用了。”雪白的牙齿上下咬动,彷佛她咬的不是烟的滤嘴,而是口香糖。“你大姨妈来啊?喝什么桂圆茶?”

即使金郁骐很难将眼前的人类当成女性看待,但当她这么大剌剌的说着这种百无禁忌的话时,他还是会很不自在的啊。金郁骐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热,但基于良好的绅士风度,真的很难对她指责些什么,于是放弃在这句话上纠缠,只道:“桂圆茶是安神助眠用的。你昨天大老远的飞回来,又和师父他们交手老半天,怎么说也该累了,会有一个好眠才是,可是你却坐在这里,所以身为一个美食养生专家的我,很权威的判定你跟我一样,需要来一杯桂圆茶。”

“给我一杯咖啡吧。我不要你当孝子,当顺子就好了。”赵飞青做事情向来讲求实际。

“Fly,我不太喝咖啡的。”当顺子也要看情况的,有害她身体的就不行。

“不太喝咖啡?那你前年跑到巴西去参加那个咖啡美食大赛是在凑什么热闹?你厨房里那一整套贵得要死的咖啡机,还有柜子里那一袋山多斯咖啡豆是买来装饰你美食家气质用的吗?”

Fly说话总是这么不加修饰,拆别人的台拆得毫不手软……虽然她说的正是事实,不过看在他是她儿子的份上,她就不能说得委婉一点吗?

“啊?还真被我说中了?”看着儿子无言的表情,赵飞青开始有揉太阳穴的冲动了。“小骐,你是不喜欢咖啡的味道,还是不喜欢它对你美容的妨碍?”

“都不是,一切都是为了养生。要知道,生机饮食、无毒一身轻的概念如今是美食界一致追求的目标,希望在对美食更精益求精的同时,更能让身体获得最好的滋养;而咖啡这种饮品,平日小小品尝一下,对身体有益,但若是直接将咖啡当成身体唯一的水分补充来源的话,那就大大有害了。咖啡的成分……”坚定自信的口吻,完美的展现出一个国际知名美食家的风范。身为一个常常出门演讲的美食家,不管是哪一种可食用的东西,都能拿出一套说词来证明他的权威的。

可惜这一套在赵飞青面前不管用,因为她不是一般正常的女性;再者,她不是他这张帅帅美美小白脸的粉丝;最重要的是,她生活的世界里只有生死问题,对各种精致的事物毫无兴趣。对她来说,那是“朱门酒肉臭”的世界,一群吃饱太闲的人才会去干的蠢事。

所以她摆摆手,打断他的胡扯。“虽然我现在很闲,但还不至于闲到听你在唬斓。去端你的茶上来吧。如果你不想给我咖啡,那么就给我一瓶矿泉水。”

两个失眠的人当然会继续聊天下去,那么适当的水分补充就是很重要的事了,向来养尊处优的金郁骐早就觉得口干舌燥了,当然乐于下楼端茶去;在离去之前,仍然体贴的挂记着她嘴上那支烟。问道:“真不要打火机?”

“不用。你小子不爱我抽烟的,我至少要做到在你身边时不抽。”

“我不记得曾经因为自己不喜欢就要求你放弃自己的嗜好。我并没有说过不要你抽烟吧?”金郁骐正色道。

“啊,‘你’是没说过,可你小子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不喜欢吗?”金郁骐看着她好一会,才转身下楼。

赵飞青则对着儿子的背影微微扬起眉头,唇边抿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在奉娴统领的厨房里,永远可以找到美味而不容易发胖的食物。

所以当金郁骏将桂圆茶加热的同时,还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些点心和凉拌类的小菜,找来一套精美的盘子装盛,摆在托盘里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很能引起人的食欲。金郁骐不是厨师,但由于对美感有着天生的敏锐与追求,所以在食物的排盘上总能无师自通,弄出最好看的样子。母子两人静静的喝着各自的饮品,吃着清爽可口的食物,直到精神提振了起来,肚子也充实了之后,才开始聊起来。

“我一直知道你很器重你的厨娘,不过倒是没想到你会器重到将她当成未来的妻子人选。之前可是一点征兆也没有。”赵飞青搁下筷子之后,将丢在一旁的打火机拿了起来,有一搭没一搭的抛着玩;而原本被她咬在嘴里的烟,早就因为被摧残得面目全非而在垃圾桶里安息了。

“如果不是发生赫泽帮这件事,让奉娴打算离开的话,我确实不会想到应该追求她。反正以她随遇而安、不喜变动的个性,让她一直留在这儿工作,直做到寿终正寝,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毕竟我是个还不错的老板,这里的生活也很悠闲,她向来很满意。”金郁骐对自己身为雇主的优良等级很有信心,也对奉娴闲散惯了的生活态度很是了解。

“如果你只是想留着她当家人才追求她的话,她不会理你。我今天跟她聊了一下,这个小姑娘有主见得很。”

“相处那么多年,就算不能说完全了解她,至少还是知道她是怎样的一个人。我确实是因为不想她离开才考虑追求她的。但如果不是喜欢她,又怎么会想要跟她共同生活一辈子?我之前只是一直没往这方面想罢了。一旦真的考虑起婚姻大事,自然就想到了她。”

对金郁骐来说,Fly是个可靠的长辈与友人。就是因为无法将她当成母亲这个角色看待,反而能真诚的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的。

“说起来你的情史也算辉煌了,怎么真正用来追老婆时,就没法好好计划一下呢?一下子就让奉娴看出来你追她的目的,这实在很逊。女人总是会介意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她大概会对你的动机不够纯粹而耿耿于怀,让你的情路比喜马拉雅山山路还难走。”

“我喜欢她,这样还不够纯粹吗?”

“你是先想留住她,才想到她足够让你喜欢到以娶她的方式留下来。女人就是会在这一点细微差异上斤斤计较。”赵飞青自己虽然从来没有这样的小女人家心思,但她见过各种女人跌入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海里时的蠢样,经验的总结非常精确。

金郁骐摸了摸鼻子。身为一个常常扮演白马王子兼君子牌花花公子的人,自然知道Fly的说法是对的。他道:“如果我有更多时间去计划的话,当然可以做到圆满。但眼下因为赫泽帮的事吓到了奉娴,为了不让她走,只好仓卒的追求她了。”说到这里,带着一点志得意满的笑意道:“幸好她对我并没有那么排斥,我会追到她的。”

“是吗?她似乎有别的男朋友吧?”赵飞青唇角一勾,笑得有点坏。

金郁骐有点惊讶。“这是她跟你说的吗?”怎么可能?奉娴可不是那种跟人甫一见面就能天南地北聊得百无禁忌的人,即使Fly是一个如此善于察言观色、对人套话的人,亦然。

“啊……她没有跟我说,是我查到的。”赵飞青沉吟了下,缓缓说道。

“看来我的一切都很透明,谁都能轻易查到。”金郁骐有些苦笑地道。

“不高兴?”挑着一边眉毛问。

“也不是。至少对你,不会不高兴。”他对自己家人总是很宽容。

“小骐,如果我没有回来,你昨天打算怎么应付你那两个阿姨?”这个儿子虽然有些公子哥儿的浮夸个性,但本质很温厚,比他那个披着温文儒雅外皮的腹黑老爹货真价实多了,可惜外表美得太孔雀,显现不出温润如玉的气质。

而且这个小骐,也比另外一个他心胸开阔。因为心胸开阔,加上不会东想西想浪费脑细胞,又有点“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的盲目乐天,所以总是能活得很快乐。一点点小知名度,一点点众人瞩目,一点点吹捧,就能让他躲起来乐个好久。真是容易开心的孩子。如果不是有着赫泽帮这个背景牵累,赵飞青也愿意自己的儿子一生就这样傻傻而快乐的过完二世祖人生。

她爱着原来的那个孩子,但也喜欢这个在十岁以后被创造出来的孩子。所以她才会对奉娴说,这是两个儿子。对她而言,确实就是这样的认定,并不希望在一切结束之后,其中一个会被毁灭。

“我对这两位阿姨很陌生,也并不太想多加接触。如果你没回来,而我直接面对她们的话,就只能看看她们对我要求什么,然后提供我能够提供的。”金郁骐轻吁口气,道:“她们认为镇帮令在我这里。但老实说,我从来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真找我要,我也拿不出来。”

“嗯。我以前跟你说过,你十岁以前曾经被绑架过,在那段期间发生了不太好的事。将你救出来之后,你因此大病了一场,也给你看了很久的心理医生,但你还是一直作恶梦,始终不见好转,迫不得已给你做了一点深度修眠,所以你才会忘了许多事,包括你外婆交给你的继承人镇帮令牌,也让你在催眠里暂时忘记了,因为这样才能保障你过上安稳的生活直到三十岁。”

“是这样吗?关于催眠的事,阿姨她们也知道的吧?”很久以前确实听过自己曾被催眠过,但那时太小,听过也就算了,从没深入探问,所以现在再次听到,并且有了详细一些的说明,金郁骐才知道当年那场催眠有多重要——对其他人而言。

“嗯。那时你外婆跟她们说,必须等到你三十岁,有足够的坚强承受所有可怕记忆的冲击;还有,可以作主自己的人生了,才能将催眠指令解除,由你决定要不要当帮主,或者经由你去选定适合的人当帮主。”赵飞青说明道。

“哪能真的由我决定?我对赫泽帮一无所知啊。Fly,就算我再不懂黑道规矩,至少也看过黑帮电影啊,一个对帮务一无所知的人,怎么可能被允许拥有钦点帮主这样大的权力?”与其说金郁骐太有自知之明,还不如说因为他对“帮主”这个身分避之唯恐不及;所以当他的年纪愈来愈逼近三十大关,脑子得空时,想的就是这件事。想的,就是如何才能彻底摆脱。他当然要说服自己的母亲支持他的决定,如果Fly能支持他的话,那他的目标才有绝大的机会安全达成。

“小骇,你对于催眠这件事讨厌吗?”

“不会。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而且你和爸爸从外婆那里为我争取到三十年的自由日子,一定很不容易,我很感激。如果解除指令能让我想起镇帮令放在哪,然后将这一切都解决掉的话,那就太好了。”金郁骐很期待的笑道。

“包括当年那些令你恶梦连连的内容也会想起呢?”

“我已经足够成熟了,而且一直都活得好好的,过去的事不会影响我多少。”虽然Fly从不详细告诉他当年他被绑架时究竟遭遇了什么,只轻描淡写的以“黑道火并、血肉横飞”带过,但那时的惨烈情况,大抵是可以想象的,他已有心理准备了。

“你的优点就是从来不会想太多。”赵飞青跟着笑了。

“嗯,我喜欢轻松的生活。”

“如果赫泽帮的事解决了,你过回正常生活之后,还追奉娴吗?”

“为什么不追?”想要她成为家人的决心,一天比一天坚定。

“还追什么?家里没事之后,她大概就不会离开了,我看她挺满意现在的工作,留下来养老也有可能。既然如此,你还是去完成你以前的第一个梦想吧。”

“我以前的……第一个梦想?那是什么?”金郁骐很疑惑。

“你十七、八岁那时候,不是反串京剧杨贵妃什么的,得到第一名吗?那时你不是跟我说你日后要找一个天仙也似的大美人来匹配你?眼下这个奉娴,离天仙大美人的境界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吧?”

“怎么会?奉娴长得很秀丽,而且她胜在气质温柔,这点非常难得,不容易在其它美女身上找到。”他以前真的对Fly说过这样的话吗?不记得了。不过金郁骐比较在意的是她对奉娴容貌的批评,奉娴虽然不是顶极大美人,却已可以位列中等以上美女之流了;她这种美丽,很安静,丝毫不张扬,所以乍看之下,谁都不会感到惊艳,却是很耐看的,属于愈看愈舒服的那种。

“啊,情人眼里出西施,没药救了。”

“Fly!”

“嘿,别紧张。对于你的事,任何事,只要是能让你高兴欢喜的,我都没有意见,也不打算从现在强加我的意见在你身上,即使你是我儿子。”

“我知道。但我会介意你不喜欢奉娴——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她的话。”金郁骐小心关注着母亲的表情,想从那张总是显得深不可测的脸上找出一点端睨。

“我应该会喜欢她吧,既然她能让我的儿子为她神魂颠倒,早早的就被她拐走了,总是个了不起的本事。不过,我担心的是她不喜欢你。别忘了,她是有男朋友的。”赵飞青又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会追到她的——她一定会成为金太太,你等着看吧!”黑道的事,他或许没有办法处理,但是在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这一块,他可是很有信心的。

“当上金太太,有可能;嫁你,却是不一定呢。”

“这是什么意思?”如果奉娴当上金太太,不就是嫁给他了吗?

“没什么意思。总之,加油吧。”

“你不可能说没有什么用意的话,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暗示我什么。”金郁骐只是不擅长思考,但他的直觉却很敏锐。

赵飞青低笑两声,却是不肯多说了,只道:“啊,她们奉家的女孩子可不好追呢,常常都是愿意生孩子不愿意嫁人,所以就算她允许你上她的床,也别以为一切就十拿九稳了。”

“她们奉家的一些传闻我也是知道的。不过奉娴不一样,她不是奉家的死忠派,我一点也不担心,就跟不担心她有男朋友一样。”自信满满。

赵飞青笑了笑,觉得儿子吹牛的样子很有趣,忍不住向他招招手。

“嗯?”做什么?金郁骐不解的偏着脸表示疑问。

“过来让我抱一下。”

“嘿!”又不是小孩子!

赵飞青一把将他揪过来,不由分说一臂勾住他脖子,一手在他柔软有型的头发上造孽,惹得金郁骐没有形象的哇哇大叫,却又不敢太过挣扎,最后只好乖乖的做一回“顺子”。还好现在才清晨五点,不会有人看到他堂堂一个玉树临风三十岁的大男人,竟然像个三岁小孩子似的,给自家妈妈搂在怀里蹂躏,实在太损形象,传出去就别见人了。

待赵飞青玩得尽兴之后,金郁骐一头美丽的头发也被整成了前所未见的鸡窝样,对此,他也只能无语问苍天,默默忍受了。

“小骐……”很轻的声音。

鸡窝头靠在母亲肩上,没有移开,母亲的双臂还松松的圈着他的肩膀,他也就由着她了,只懒懒应着:“嗯?”

“这些日子,你害怕吗?”

金郁骐下意识要说“不怕”,但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缓缓吐出的却是实话——“如果你可以把‘害怕’这两个字美化成‘焦虑’的话,我会比较喜欢。”

“啊,好吧,给你面子,你很焦虑,不是害怕。”撇撇嘴,想着这小子爱面子的毛病怎么跟他爸一模一样!

“……Fly,你会失望我不够强大吗?或者失望我没有雄心壮志?甚至只是遇到这样一点小事就感到害怕?”

“不会,你这样就很好了。小骐,我喜欢你这样。”她拍拍他,说的是实话。

在赵飞青的强势主导之下,原本驻守在金宅的人都给清走了。大宅里一下子回到原先的清静状态,空气里再也闻不到各种烟酒味了,大宅原住民们都为之庆幸不已。虽然说还是有一些人躲在暗处保护(监视),但那至少是在宅子外了。所以这几天,宅子里的人心情都很愉快,空气里满溢着梦幻的咖啡香和美食香。

“你说,最近都失眠?”奉娴正在厨房煮咖啡——这是赵飞青指定的。这位雌雄莫辨的前金夫人,可以接受儿子的规劝,不在晚上喝咖啡,但白天一定要给她准备一壶,尤其现在厨房里有那么好的煮咖啡器具和顶级咖啡豆的情况下,叫她成天只喝矿泉水,她会抓狂的。

“你知道我向来一觉到天明,可是这三四天以来,每每睡到半夜就会醒来,不知道为什么,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啊,小娴,你放那么多咖啡豆,会不会煮太多了?”闲闲没事又不打算出门逛街血拼的公子哥儿坐在厨房的餐台边看着奉娴煮咖啡,并且跟她研究新食谱——关于有助眠功效的菜品。

“放心,只煮一小壶,顶多四杯的量,不会更多了。”奉娴瞥了他一眼,唇角带着笑意,静静的煮着咖啡,一时没空纠正他太过亲密的称呼。

“四杯也很多了。”金郁骐叹气。

“比起赵女士原本要求的四壶,我认为你该满意她为你如此克制。”

赵飞青的这“两个儿子”还真有趣。眼前这个,关注的是咖啡问题,认为自家母亲嗜咖啡成瘾,只身在外时,总是从早喝到晚,毫无节制,对身体不好,所以每天盯着她的饮用量,绝对不肯让她多喝;而另一个儿子呢,却是痛恨抽烟这种不健康的行为,只要看到老妈嘴里叼着烟,肯定是横眉竖眼的。

一个儿子一种症头,享受到拥有两个儿子的快乐的同时,也要承受双倍的郁闷。

金郁骐一直以为每年采购回来的巴西咖啡豆是她在饮用,其实并不是;真正享用到的是那个他不知道其存在的另一位“兄弟”,他消耗了七成;然后是李哥,大概两成;最后才是她,偶尔才喝上一杯。至于赵嫂,她除了乌龙茶外,别无爱好。她喜欢品尝各种美味的东西,但从来不过量,也不会随便沉迷于某种食物——她不喜欢被控制的感觉;而咖啡对她来说,不是每天的必需品,再怎么香醇美味也一样。

“确实该满意了。”叹气。然后不放心的再三交代:“反正不管Fly怎么对你要求,你最多每天只能给她一壶,喝完不能再续壶。”

“您的交代,我几时令您失望过了?老板。”她笑看他一眼。

“这不是身为老板的要求,而是身为朋友的请求。你叫我名字就好,小娴。”

她笑笑,不答。

“好了,我们接下来谈菜品的问题。也许我们晚上的消夜可以着重于煮一些枸杞子稀饭,或者其它有助眠效果的食材,你怎么看?”

“现在快冬天了,不如炖一些加了米酒的鸡汤当你的消夜。肚子不太饿时,就当暖胃的汤品来喝;比较饿时,就加一点面条进去。可以吗?”

她想了一下,提议道。

“米酒?”金郁骐一双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我不喜欢喝有酒味的汤,你知道的。而且鸡汤会不会太油了?”他有吃消夜的习惯,不过一直很防范发胖。

“冬天喝一点带油的鸡汤无碍的。而且我会在鸡汤冷却时将表面的油脂给捞掉,你不会喝到太多油。虽然会放一些米酒,不过你放心,我会煮到你喝不出酒味的。”奉娴细细跟他解释着。

“喝不出酒味吗?”考虑了一下,其实仍是想要求她不要放酒的。如果在以前,还只是纯粹的雇佣关系的话,他当然会直接要求她不要放酒,但现在他正在追求她,而且人家还有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男友,自然得小心谨慎的算计。

追求的本身已经够艰辛的了,还要加上竞争这一项,金郁骐自然不得不以她的建议为优先考虑。在掳获芳心的过程中,一点点小小的讨好其实不算什么,但日积月累下来,效果绝对是可观的。

“是的,我可以做到。”奉娴自信而权威的保证。

“我当然相信你一定可以。如果你不行,那就谁也不行了。”

“那么,放一点米酒,可以?”再次确认。

“……好吧,你放。”虽然回答带着点迟疑,但笑容可是迷人得要命。

在他火力全开的美色下,奉娴小小目眩了下,小心回了他一抹带着客气的微笑,低下头,专心煮咖啡去。

金郁骐很满意的发现她确实被他小小的电到了一下。这真是不容易呢!这样一点小小的雄性愉快,足以抵消他对于食物里放酒的不快了,所以他心情又好了起来,端起茶杯,在咖啡香里静静喝着自己的熏衣草茶,吃着她早上刚做好的手工饼干,觉得饼干里的巧克力碎片和榛果粒吃起来真是美味极了!

吃着美食,欣赏着佳人,在宁谧的气氛里想着自己的心事,有种愉快舒适的感觉,感觉可以就这样过完一辈子。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酒很抗拒。本来就对酒没好感的,平常也只在交际应酬的场合喝几口,为的还是表现出贵公子的品味气质。死爱面子活受罪,喝一口知名美酒,嘴里滔滔不绝的向每一个倾听者背诵出此名酒的来历特色,再给个几句经典品评,以撑住自己极品美食家的头衔。这是他乐此不疲的游戏,但事实上就算他可以背出所有关于酒的优点,也还是一直没爱上酒这样的东西。

以前没爱上,对酒的感觉不好也不坏;每年都订阅欧洲的美酒杂志,为的也不过是吸收新信息,确认新潮流方向,好在每一次宴会时出出锋头而已。而这几天,却是对酒起了一点厌恶排斥的感觉……会不会是上次因为心烦跑到秘密小公寓去喝闷酒,造成的后遗症?好像……很有可能。

但……怎么会产生如此严重的后遗症?

真是太奇怪了。

金郁骐并不知道,当他一个人摆着帅帅的pose陷入难得的思索状态无法自拔时,熱%書M吧*獨5家(制/作看起来正忙得不亦乐乎的奉娴正在悄悄偷眼看他,眼中闪着意味不明的光芒,然后转头看向厨柜里的米酒,目光更坚定了……她今晚一定要放倒他!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